第8章_我被亲弟弟强制爱了
笔趣阁 > 我被亲弟弟强制爱了 > 第8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8章

  因着昨天的事情,次日陈秋到学校都有些惴惴不安,陈遇珩一直安慰他没事的,他心里的紧张才消除了些,到教室门口,陈秋不大敢进去,陈遇珩也不避嫌,握着他的手腕往里走。

  陈秋下意识往路谦的位置看了一眼,路谦还没有来学校,他松了口气的同时发现陈遇珩坐的位置就在路谦的前面,不免讶异的去看陈遇珩,陈遇珩瞬间看穿他的想法,苦笑一下,像是在说自己也没办法。

  连陈遇珩都拿路谦没办法,他又能怎么样呢?陈秋黯然失落的想。

  陈遇珩在下课的时候出去了,跟陈秋说要将昨天的事情汇报给老师,陈秋本来想跟着去,他自己一个人在教室实在没有安全感,偶尔还能感受到背后的灼灼的目光,让他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。

  “我得先去实验室找一下老师,哥哥去的话,可能会不方便。”

  陈秋想起那只青蛙标本,只好打消了跟着去的念头。

  没过多久,老师就把路谦喊了出去,陈秋悄悄的松口气,肩膀上却骤然多了道力度,恶狠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你告老师了?”

  陈秋吓得大气不敢出,连头也不敢抬,嗫嚅道,“是你有错在先。”

  路谦冷笑了一下,把中指勾起来敲了敲陈秋的头,“很好。”

  好在哪里陈秋可不知道,他只是觉得既然老师出面了,路谦作为学生应该不会再来找他麻烦,不禁回头对着陈遇珩露出个开心的笑容,陈遇珩对他眨眨眼,像是在宣告胜利。

  陈秋发觉自己越来越喜欢陈遇珩这个弟弟了,要是没有陈遇珩,恐怕他连在这所学校待下去都困难。

  很快又到了放学,陈遇珩依旧是要去实验室的,他似乎对生物情有独钟,陈秋甚至想以后搞不好就从事这方面的科研了。

  与陈遇珩分别后,陈秋潜意识认为路谦的事情已经解决了,就安心的准备离校,却在拐角处突然被人堵住了去路,他吓得往后退了一步,背贴上一道温热的胸膛,路谦阴恻恻的声音在耳边回荡,“小秋,要去哪里呀?”

  天台向来都是处理事情的好地方,更是欺凌者最爱的场所,陈秋一路被他们围着,被迫走到了最顶楼,几次想要开口向身边的同学求救,可身边的路谦却跟座大山一样跟着,他无从开口。

  被推到天台时,陈秋踉跄了好几下才站稳,转过头眼睁睁看着门被关了,一颗心猛地往下沉,他迅速往后退了两步,看着路谦,“老师已经知道了,你们不能......”

  他话没有说完,被路谦讽刺的笑容打断,“老师又怎么样,今天不过请我去办公室吃了两块饼干就让我回来了,你不会以为老师能阻止我们吧?”

  陈秋不可置信的看着他,多年来的认知被推翻,这些人都是高官富商的孩子,目无师长,恣意妄为,连老师都整治不了,他惊得继续往后退,结巴道,“我没有惹你们。”

  “我早说了,我只是看你不顺眼,”路谦不耐烦了,“别他妈退了,过来。”

  下午四点钟,夏天的太阳还很火热,天台更是像被烘烤过一样,不一会儿陈秋就出了汗,路谦走到阴凉处坐下,见陈秋还杵着不动,啧了声,示意身边两个男生上去抓。

  陈秋拔腿就跑,但他只有两只脚,别人却有两双,没多久就被逮住了。

  他被压到路谦面前,恐惧使得他额头上热汗夹杂着冷汗直冒,路谦从校服口袋里拿出根烟点燃了,陈秋惊恐的看着火星子,身子不住往后缩着,路谦察觉到他的恐惧,邪气的笑着吸了口烟,继而起身把烟雾都吐在他脸上,陈秋被呛得剧烈咳嗽起来,听见路谦说,“你自己挑个地方吧,这烟头落在哪里好?”

  陈秋僵住,发着抖,那火星子已经来到他面前,像是只要他一动,就能刺进他眼睛里,他被熏得流下泪,路谦把烟拿下来,看着陈秋无声的哭泣,嗤笑道,“我这还没怎么你呢,你哭什么?”

  他这话一出,陈秋哭得更厉害了,路谦一把卡住他的下巴,端详他被晒得微微发红的脸,余光往后面更高的教学楼一瞥,到底没把烟头落下去,只是让人把陈秋往后拉开了点。

  陈秋再怎么说,都是陈家的人,虽然陈遇珩说陈家不会管,但路谦还是没想把事情做得太过,起码身上不能留太多伤痕,这就注定了路谦不能像之前那样随心的打踹,他心生一计,笑着说,“先放开他。”

  陈秋没人抓着了,腿有点发软站不住脚,他以为路谦大发慈悲想要放过他,没来得及高兴,听见路谦问别人,“你们见过狗叼骨头,见过人叼骨头没有?”

  男生都哈哈大笑起来说没有,陈秋脑袋里有根神经性一下子断了。

  路谦招招手,“过来。”见陈秋反而往后退,咧嘴一笑,“今天是陈遇珩去告诉老师的吧,你不过来,待会在这儿的可就是陈遇珩了,你是你弟弟,你忍心?”

  陈秋呼吸急促,“他是陈家的人......”

  “然后呢?你不相信我动他的话,我现在立马把他带这儿。”

  陈秋想起陈遇珩说的那句路谦来头很大,瞬间就慌了,“不要。”

  路谦满意的点点头,像招小狗一样招他,“过来。”

  太阳晒得陈秋头晕眼花,路谦的脸变得有些涣散,他指尖动了动,心如死灰的慢慢走了过去,才刚站定,膝盖就让人踹了一下,直直跪了下来。

  路谦恶狠狠说,“不准起来。”

  陈秋又有落泪的冲动,路谦看着他狼狈的脸,眼神眯了眯,从身边接过开好的鸡翅拿在手里,“当狗就要当狗的样子,吃吧。”

  陈秋抬着一双迷茫的眼看他,满脸受尽屈辱的模样。

  路谦火大的拿鞋尖踩了踩他的大腿,语气更加不耐了,“吃。”

  耳边是不绝的笑声,陈秋急促的小口小口的喘着气,他觉得自己好像被一个麻袋套住了,呼吸不太了,多么想现在就窒息死去,这种精神上的侮辱远远比身体上的疼痛来的折磨人,他颤抖的,不情愿的闭上了眼去够路谦手上的鸡翅。

  路谦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的人,满面痛苦,闭起来的眼睛微微颤抖着,额头鼻尖都是汗,白/皙的脸颊泛着粉,去含他手中拿着的鸡翅,分明是一个有点滑稽的场面,他却莫名的觉得口干舌燥,路谦啧了声,忽然把鸡翅丢了出去,命令道,“捡回来。”

  陈秋瞪大了眼,这次终于忍不住了,呜咽的哭了出来,他受到的惊吓太大,这次一哭怎么都停不下来,路谦捏着他的脸,“去,捡回来今天就放过你。”

  陈秋摇着头,如何都不肯照做,他宁愿路谦这些人打他一顿都好,而绝不是这样的精神折辱。

  路谦啧道,“不照做的话就让陈遇珩来。”

  陈秋僵住,哭得更加厉害了,他哭的时候没什么声音,就是静静的流泪,眼睛恨恨的瞪着路谦,却因为都是眼泪而没什么威慑力......

  还未落的太阳把天台上正在进行的暴行看得一清二楚,陈遇珩把一切都纳入眼底,眸色越来越深,直到看见自己的哥哥爬行着去够不远处的鸡翅时,抿紧了唇。

  他抬起手看了一眼,又想起了昨夜掌心下的温度,想要亲手把他弄哭。

  实验室的老师在身后说话,“遇珩,看什么呢?”

  他悄然将窗关上,勾了下唇,“没什么,看见有只很可爱的小狗而已......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ssbqg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ssbqg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